安全资讯

我国组建国家数据局,为何组建?有何深意?

组建国家数据局37日下午,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听取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肖捷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根据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议案,组建国家数据局。一个全新的机构即将诞生。

根据方案,国家数据局负责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统筹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统筹推进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规划和建设等,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管理。

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承担的研究拟订数字中国建设方案、协调推动公共服务和社会治理信息化、协调促进智慧城市建设、协调国家重要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与共享、推动信息资源跨行业跨部门互联互通等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承担的统筹推进数字经济发展、组织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数据要素基础制度建设、推进数字基础设施布局建设等职责划入国家数据局。

此前,数据管理存在九龙治水情况,组建国家数据局,或将有利破解目前数据流通利用中的难点,为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提速。

解决数据分散治理问题

数据被视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新生产要素,近年来中央、地方不断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建设。202212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数据二十条)出台,明确了坚持促进数据合规高效流通使用、赋能实体经济这一主线,初步形成数据基础制度的四梁八柱

组建国家数据局是国家对实施数据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彰显了国家对数据的生产要素和资源属性的认知更为深入,以及对落实数据二十条的精神、原则和举措的战略安排。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爱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表示。

推进数据发展必须要解决体制机制桎梏。数据管理一定程度上存在九龙治水的情形,曾有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在专题调研中指出,一些企业反映多个政府部门拥有数据管理权限,九龙治水的现象较为突出,管理手段不适应。

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研究员、数字政府与数字经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马颜昕表示,数据管理涉及的部门多、范围广,过去是分散治理,涉及网信部门、工信系统、发改委、国务院办公厅电子政务办、公安部等。这也导致数据分散在不同部门和各个环节。

现在,国家要大力建设数据要素市场,此前分散的管理机制存在一定痛点,无法适应这种需求。组建国家数据局是想由其主导推进未来的制度构建和相关投资建设。马颜昕说。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组建国家数据局有利于破解目前数据流通利用的困境,快速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建设。

李爱君表示,此机构的设置意味着我国将迎来一个数字经济发展的新机遇,步入一个快速和科学发展的轨道

有利于经营主体降低不确定预期

具体数据发展将如何推进?一直以来在数据监管方面,网信办主要承担安全监管职能,《数据安全法》中明确国家网信部门负责统筹协调网络数据安全和相关监管工作;《个人信息保护法》中也规定国家网信部门负责统筹协调个人信息保护工作和相关监督管理工作。

工信部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其中信息技术发展司、信息通信管理局、网络安全管理局等也涉及数据产业发展。

国家发改委统筹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数据二十条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研究起草。20231月,国家发改委在《求是》杂志发表题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数据基础制度体系 促进全体人民共享数字经济发展红利》的文章中指出,我们将统筹发展和安全,通过一系列细化制度举措,扎实推进数据二十条部署的各项任务落实落细,充分激活数据要素潜能,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增强经济发展新动能,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

此次国家数据局的组建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是将数据要素市场建设中的发展职能与安全职能分开。

方案显示,网信办与安全无关的职能划入国家数据局。李爱君认为,这是对落实《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中的安全(保护)与发展(利用)的平衡。解决了发挥数据生产要素价值,促进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分工科学,职责明确、目标明确,进而实现数据要素在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关键要素的价值。并且,有利于数据要素市场的经营主体降低符合国家监管成本和不确定性的预期。

如何平衡发展与安全

组建国家数据局的模式似乎与2018年反垄断执法的一统有相似之处。

2008年反垄断法实施,10年间,反垄断执法分别由商务部(反垄断局)、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承担,分别负责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执法、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执法、反垄断执法职责。直至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组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设置反垄断局专门负责反垄断执法。

但是数据的问题更复杂一些、涉及的部门也更广泛。马颜昕认为,国家数据局由发改委和网信办的一部分职能的合并。就描述来看,国家数据局汇聚的主要是数据要素开发和推进的职能,其主要关注的是如何利用和活跃数据要素,而非数据安全和行业数据管理等职能。未来值得关注的是如何和网信的其他行政职能(比如个人信息保护)进行衔接,协调与工信、国办电子政务办以及公安部等部门的数据相关职能。

本次调整中并未提及国家数据局在数字政府方面的职能,也并未涉及网信办的数据安全监管与国办电子政务办的有关职能。这在综合数据管理职能的同时,也体现出了一定分工侧重。马颜昕补充道。

此外,早在2017年、2018年各地就开始组建数据管理局,这些地方机构又该如何与国家数据局来协调?

马颜昕认为,首先,各地数据管理局的情况不一,有些地方的数据管理局设置在办公厅下,有些地方则是独立的,分管的范围也不尽相同,有的负责管理公共数据,有的则包括社会数据在内的整体数据。各地数据管理局的职能、权限、组织机构等比较多元。

过去,这些数据局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没有对口上级单位,现在国家成立了数据局,可以起到业务指导作用。但具体关系还有待观察。马颜昕指出。

围绕数据必须要回答安全与发展两个核心命题。一方面,数据必须要高效流通才能实现其价值,另一方面,数据安全是基本底线,个人信息泄露与数据安全等问题是数据要素市场建设中无法规避的。此次国家数据局的组建将重心放置在发展方向,但接下来发展与安全如何平衡仍待观察。

来源:数据保护官


服务热线

138-6598-3726

产品和特性

价格和优惠

安徽灵狐网络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